七星阁小说网 - 网游小说 - 天灾第十年跟我去种田在线阅读 - 第14章 夏青受伤

第14章 夏青受伤

        在干架这件事上,进化羊确实没夏青有脑子,但人家耐力超强力气超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当进化绵羊第三十五次站起来冲过来时,胳膊酸疼的夏青爬到大石头上认怂,“你牛,你是老大。咱不打了,我还有正事儿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进化羊停住,抬脑袋盯了夏青一会儿后噗通一声瘫在地上,张着嘴呼哧呼哧直喘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它也累了,夏青瘫倒在石头上,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缓过劲儿后,夏青跳下石头,拿出水壶灌了几口水,问还卧在石头边的进化羊,“羊老大,喝水不?”

        进化羊——现在应该叫羊老大了,依旧眯缝着眼看着夏青,明明是只羊,却高傲得不可一世。

        夏青不跟它一般见识,把水倒进它的碗里,后退两步。

        羊老大爬起来喝了半碗水,又转头看着被踩得稀巴烂的香椿树杈,眼神十分不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……饿了?

        夏青戴上防护面具,“你先歇着,我再弄些香椿芽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青抄起砍刀和背篓走了没几步,听到身后有动静,回头发现羊老大追上来了,“你也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在它叫得像只正常羊的份上,夏青同意了,掏出项圈,“也行,把这个戴上?”

        眼见羊老大又开始刨蹄子,夏青识趣地把项圈收起来,“不戴就不戴吧,被谭队他们抓去吃了,你可别怪我没提醒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打了一场后,夏青对羊老大生出了不打不相识的缘分感,羊老大对夏青的怒火和防备似乎也降低了。一人一羊,一前一后穿过缓冲林和隔离带,进入进化林。

        进入进化林后,夏青走得慢了,羊老大超过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它熟门熟路的架势,夏青干脆跟在它身后,不大一会儿羊老大还真带她走上了一条兽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夏青笑了,“看这道的宽窄和蹄印,是你踩出来的?你是怎么避过毒蛇和毒虫攻击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羊老大当然不会回答,向前走了一段后,它停住吃一种紫得妖艳的大叶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玩意没毒?

        夏青掐了一片草叶挤出紫红色汁液用高级检测仪一测,居然显示是品质仅比香椿芽差了千分之一的安全食物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不是羊老大啃食,夏青绝对不会检测这种看着就不正常的草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么,她又多了一种蔬菜,感谢老大!

        羊老大吃草,夏青割草,等羊老大不吃了,这对伙伴一块爬上山坡,羊老大抬脑袋望着椿树不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我去摘,你等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昨天夏青已经把上树伸手能够到的芽都掰了,今天她另有打算。

        夏青砍了一根四米多长的竹子修理干净,把背篓里的磨得明晃晃的镰刀绑在竹竿上,用镰刀往下削香椿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香椿芽一簇簇掉下来,羊老大高兴叫了一声,低头开吃。

        夏青把能够到的香椿芽都削了下来,喂饱羊老大后还剩了一大袋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夏青不想在这里与清理树林的战士们遇上,“羊老大,咱回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卧在地上的羊老大一动不动,没有走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夏青干脆利落,拿出一簇香椿芽在羊老大鼻子前晃了晃,然后背起今天的收获就往山下走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大会儿,就听到背后传来了咚咚咚的脚步声。夏青翘起嘴角,无声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去的时候夏青走的是羊老大的兽道,没有遇到危险生物,很快就穿过隔离带回了自己的领地。

        羊老大去喝泉水,夏青给它放了些香椿芽和半篓紫叶草,开始收拾被她俩打架折断的树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大片林子虽然毁了,不过三天雨后肯定又是绿油油的一片。

        夏青用绳子把截好的树干捆好背回家,放在东院架子楼库房里,然后开始收集村里的干木头。

        马上要下雨了,她得多准备些柴。

        用柴做饭总不如用电和燃气方便。安全区内不对个人出售太阳能板。夏青琢磨着能用什么物资做筹码,从谭君杰那里换两块太阳能板用。不只是做饭,她的手机也不能总依赖用物资换来的充电宝充电,不划算。

        后天就要下雨了,夏青这两天忙得脚不沾地。她要把三个荒村里能用的东西都搜集起来妥善存放,以免这些物资被雨后泛滥的进化生物损坏。

        搜集物资,当然是有危险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钟涛来给她送土地使用权证书时,被她的样子吓了一大跳,“妹子你这是咋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防护面具裂开,脸肿了半边,浑身泥土的夏青简要解释,“遇到了一窝进化毒蝎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进化毒蝎子可不好对付,搞不好是用送命的。钟涛看着夏青的样子一阵后怕,这领地真不是什么人都能种的,“车上有解毒药,我给你拿点?预报说明天开始下雨,雨停之前我们就出来了,出来也走不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已经服用了解毒药的夏青先把皮袋递过去,“涛哥算算这些蝎子值多少积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蠕动的紧口帆布袋,钟涛头皮直发麻,“都是活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活的。十厘米以上的十七只,五到十厘米的三十六只,五厘米以下的没仔细数,但肯定不少于一百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嘞个乖乖!

        钟涛咽了口口水,抓这么多活蝎子,难怪夏青被咬成这模样,“按照咱们基地毒蝎子的公开兑换价,一共是820积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毒蝎子能制作解毒药,所以价格比其他常见的有毒昆虫贵了些,夏青知道钟涛没少给她算钱,“我换一瓶解毒药,一瓶驱虫丸,一个防护面具,剩下积分都用换成防雨布,房顶遮雨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钟涛笑了,“换这么多?难怪你攒不住积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又没亲人要照顾,攒积分做什么?夏青笑了笑,没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钟涛也想到了这一点,挠了挠头转身取物资。

        夏青送走钟涛,回家先洗了个澡,然后站在浴室只剩一半的镜子前,给脸上的伤口抹药。

        洗去脸上的暗红涂料后,白皙肌肤上红肿的刮伤显得格外明显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这脸不是毒蝎子蛰的,是抓毒蝎子时被突然砸下来的楼板上的钢筋划的,幸亏她力气大躲得快,否则这会儿还被压在楼板下呢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脸上,夏青身上也有不少砸伤,但没骨折,有防护服保护着也没有破皮,所以不用处理。

        流血、留疤、毁容都是小事儿,重要的是伤口不能被感染。细菌和病毒进化后,一道小小的伤口,也可能会要了人的命。